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要當一個藝術家---候保林教子軼事

我國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侯寶林,是著名的相聲藝術大師,人稱「中國的卓別林」。在長期的藝術實踐中,形成了輕俏簡捷、莊諧並重的藝術風格,他曾被聘為中國一流高等學府北京大學的教授,擔任過中國曲協副主席。侯寶林在相聲界自成一家,在家庭教育方面,也有一套成功的經驗。他的大兒子侯耀華是影視界的明星,小兒子候耀文是相聲界的後起之秀,1985年曾被評為「十大笑星之一」。兄弟俊才,自然融進了候寶林的許多心血。

    從小嚴格要求

    在常人眼裡,侯寶林是相聲界的一代宗師,子承父業,理所當然。但侯寶林對兩個兒子從小就要求嚴格,他常常說:「相聲是一門綜合藝術,不是消愁解悶耍貧嘴,沒有豐富的生活經歷和多種知識,是幹不好這一行的。」因此,儘管兩個兒子小時候在相聲表演上都很有才能,但侯寶林卻極力反對兒子們也說相聲。知子莫若父,因為侯耀華視力不好,年紀輕輕,鼻樑上就架了一副厚厚的近視眼鏡,這怎麼能說相聲。不戴眼鏡吧,睜著雙眼,在台上看不清觀眾的表情,怎麼能與觀眾交流?戴上眼鏡吧,誰又看過舞台上戴眼鏡說相聲的?!

    而侯耀文幹上說相聲這個行當,也費了一番周折。耀文8歲就迷上相聲藝術,父親反對學,他就偷偷地學,一招一式已開始有點侯門相聲的味道。耀文讀初中時,鐵路文工團向社會公開招考相聲演員,他被一個同學拉去應考。他表演的是剛在北京市中學生文藝匯演中獲得優勝獎的段子——《學校採訪記》,結果被主考官一眼看中。但這時候,侯耀文卻感到為難了。要知道,他是背著父親去應考的,因此,當主考人員打算錄取他時,他支支吾吾地說:「我……我爸爸不同意我當演員。」

    「你父親是誰?」

    「侯寶林。」

    一聽站在眼前的是相聲大師的兒子,主考老師才恍然大悟。隨後,鐵路文工團便派人上侯家,不知費了多少口舌,侯寶林還是一個勁地擺手,堅持說:「相聲從街頭撂地攤,到現在登了大雅之堂,它不再是生活的小丑,生活的調料,而是一種雅俗共賞的藝術。所以,要求相聲演員應有淵博的知識和豐富的閱歷,要有相當的文化水平。耀文初中還沒畢業,不適宜當演員。」

    「我們負責給他補習文化。」來人說。

    耀文也趕忙表示:「爸爸,我先當好學生,然後再當演員。」話說到這個地步,侯寶林才同意了耀文的要求。

    「不能在台上胡說八道」侯耀文成了專業相聲演員後,侯寶林對他的要求更嚴格了,思想品德上一絲不苟,藝術上精益求精,從不馬虎了事。一次,耀文從外地演出歸來,把一家刊物給他拍的「相聲表演臉譜劇照」得意地拿給父親看。誰知侯寶林看了十分生氣:「瞧你這些照片中,哪一個有點兒人樣!還在雜誌上刊登,都不嫌臉紅?一個演員要認真嚴肅從藝,不要降低自己的身份。」

    有一次侯耀文出演《關公戰秦瓊》,台下反應冷淡。他心中很不自在,便一個勁兒地琢磨著往這個段子中加點「佐料什麼的」。他將這想法說與父親,想不到侯寶林一臉的嚴肅,毫不含糊地說:「即使沒人樂,演員也不能在台上胡說八道。」

    《關公戰秦瓊》是侯寶林的拿手戲。解放初,侯寶林應邀到中南海為中央首長說相聲,有一次毛主席聽完《關公戰秦瓊》,特別興奮,特意提出下次要讓他再演。為了把握好這出相聲的藝術精華,侯寶林當場讓耀文將《關公戰秦瓊》說了一遍,然後一一加以點撥。侯派藝術如何流傳下來,由此可以略知一二了。

    還有一次,耀文樂滋滋地回家,剛進門就發現氣氛不對頭——父親正在生悶氣,「三十六計,走為上計」。他正要轉身開溜,只聽父親大喝一聲:「過來!你臉紅不紅?說的什麼玩藝兒?」侯寶林指的是兒子最近演的那個段子《山東二黃》。

    耀文不明底細,不敢吱聲。

    第二天,耀文急忙趕到團裡,將錄音調出重新聽,原來不是他與石富寬合說的。於是急忙拉著石富寬一起去向侯老先生聲明,要求「平反」。耀文壯著膽說:「爹,你消消氣兒,那段相聲不是我倆說的,你聽岔了。」

    「那為什麼聽著那麼像?」侯寶林問。

    「有人跟著瞎學唄!」

    侯寶林在弄清事實真相後說:「《山東二黃》是個傳統段子,兩個演員的唱腔,不管是京戲還是山東戲,都不對,根本不該上舞台,何況還錄了音在電台上播呢!你倆要說,我幫你們排。」

    兩個年輕人喜出望外,於是家裡成了排練場。侯寶林一遍遍地給他們示範。他們得侯氏相聲真傳,學得真諦,演出的效果自然非同尋常。

    「要爭取做個藝術家」

    耀文在相聲藝術上日漸長進,侯寶林看在眼裡,喜在心上。但他知道,兒子離一個成熟的藝術家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。

    有一年中秋節晚會,著名演員王鐵成朗誦了一首詞,作為節目主持人的侯耀文稱讚道:「您這詩朗誦得太好了。」第二天,老侯一見耀文便說:「你為什麼不能好好學點東西?一個搞藝術的人,對詩和詞都搞不清楚,不丟人嘛?」耀文一聽,知道自己錯了,低著頭不吱聲。父親抓住時機繼續說:「耀文,你既當了演員,就要做個像樣的,做有所貢獻的演員,要不負這個稱號呀!」接著,侯寶林加重了語氣:「首先要做個書架子,書架上要擺滿書,當然擺書不是為了裝樣子,而是為了長學識、增見地,豐富思考,發展藝術!書少,總免不了技窮!」

    父親說得句句在理。以後,耀文迷上了書,他讀天文地理,讀文史哲醫,讀藝術理論……許多年後,耀文回憶起父親的教誨,不無感慨地說:「實際上,現在的確不少相聲已經技窮。技窮就成了黔驢了,只擺樣子,不為人所需要,名聲與其作品、表演水平大大地不平衡了。有的自甘落後,更有人以各種庸俗和低級趣味的東西換取廉價的笑。這不是讓人又痛心、又憂慮嗎?」

    有次侯寶林問兒子:「你是想當個名演員、好演員,還是想當個藝術家呢?」

    「這兩者有什麼區別?」耀文不解地問。

    「過去當個名演員十分難。現在可容易多了,說個好段子,一下子就傳遍全國。那無線電一天播三遍,連著播一個月,就可以出名了。更何況還有那電視,連演員的眉眼也都瞧得見。可是,你們到底懂多少相聲?我幹了一輩子,越干越覺得這門藝術高深。你千萬不可沾沾自喜,有點兒名後,要爭取當個好演員。從創作到表演,說、學、逗、唱,都得有一套。最後要爭取做個藝術家,有自己的風格、流派,有自己的相聲理論。一句話,你不能止步不前。」

    「要爭取做個藝術家。」耀文明白了父親的話。

    「對!你要奮發努力,外國人寫中國相聲的論文拿了博士學位的已經好幾位了,但我們國內還很少有人系統地研究它。你們該琢磨著怎麼幹點我們這一輩子沒人幹過、沒幹成的事兒。」

    攀登相聲藝術的最高峰,爭取做個藝術家,標準是夠高的,但耀文牢記父親的教誨,努力向這個目標進軍。比如,誰都知道相聲是地道的中國土產,但侯耀文與石富寬硬是靠著玩命學習日語,在日本用日語表演了一段相聲,使日本觀眾發出了愉快的笑聲——這可說是父輩相聲演員沒幹過的事兒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