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妖戀<下>

這個城市有太多的悲傷,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,雨還是下個不停。
我一個人撐著一把單薄無力的傘,走在街上。
雨水打濕了衣服,涼徹整個心裡。
寂寞蔓延。。。

我和童童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空氣都會蔓延出幸福的味道。他是我的小愛人,我心愛心愛的小愛人。

整個的2005都在這種幸福的光照下,開花,結果。我以為什麼事情都會沿著它既定的軌道,慢慢進行。

可是上天很是會和人開玩笑,所以有「天大的玩笑」這個語句。

有些事情還沒有等到你去選擇,你就有了結果;有些事情雖然只發生過一次,可是卻在自己的腦袋裡揮之不去。於是這些揮之不去的東西落在記憶的時空裡,不斷盤旋。猶如沒有遷徙的候鳥在寒風中揮動著孤獨的羽翼。

所有的東西都發生在不經意間,許是誰忽略了誰,誰冷落了誰。

我的生日彷彿還在昨天,可是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,我始終不能忘懷。這樣的日子對我實在是太重要了,就像小孩手中的棉花糖,這棉花糖對於他的意義,不僅僅是個糖果,而是一種無法言傳的安全感。

緊接著是秋天,美麗而憂傷的秋天。

童童的生日就在這個秋天,大片的樹葉由黃轉綠,然後悄無聲息地落下。行色匆匆的人們走在寒冷的街道上,瑟瑟發抖。

我已經穿上了薄薄的毛衣,每天走在校園裡,忙著上課,開會。偶爾抬頭看一看藍色的天空,心情就會晴朗起來。我仔細地盯著日曆牌,認真地數著每一個天數,算著童童的生日。我要在這樣重要的一天,給他一個天大的驚喜,我想告訴他,和他在一起,我真的很開心。

某天的下午,藍天,白雲,還有我。走在繁華的街上,尋找著我給童童的生日禮物。

日子就這樣的過著,每個人似乎都忙得不可開交。偶爾偷出來一點時間,給我的感情加溫。

毫無懸念的日子,如期而來。

那天,我刻意地塗上一點眼霜,這點小小的虛榮心從中作梗,我只想讓自己在我愛的人面前看上去好看一些。

一個小時的車程,我就站到了童童所在的城市。

這個城市裡有太多的匆忙,人們匆匆行走,滿臉儘是冷漠的顏色。這種物質化的城市,終究不是我所喜歡的風格。

童童在我出現在他的面前顯然有些意外,但很開心。

他提前結束了自己的工作,和所有的同事打過招呼,和我一起上樓。

來到那個上島咖啡,裝滿幸福的場所。一切如故。

夜晚華燈初上,星光閃閃。這樣讓人曖昧的時刻,讓人留戀忘返。

我陪著童童走了很多的街道,大大小小。童童拉著我的手,在黑暗中,我吻了他。第一次主動吻他。

童童:「你喜歡我嗎?」
我 :「喜歡」

我毫不猶豫地回答,的確,我喜歡他。

童童:「那我們能永遠地在一起嗎?」
我 :「能,我相信。」
童童:「我們要永遠地在一起。」
我 :「好。我們永遠在一起。」

永遠有多久,我不知道。我只是知道幸福來的太突然,我突然害怕起來,我怕這樣的生活是夢境,我害怕這樣的生活會離我而去。我竟毫無原由的哭了起來,嚇壞了童童。我說沒事,許是晚上的風裡有沙子,不小心吹進了眼裡。

童童:「你今晚能不走嗎?陪陪我,好不好?」
我 :「可是我明天還有好多的事情要去做,況且老師還等著我回去添同學的成績報表,院裡要的緊… … 」
童童:「真的不能往後推推嗎?我真的很需要你,今天是我的生日,好不好?」
我 :「改天好嗎?寶貝,我答應你,忙過了這段時間,我一定好好的陪著你。」
童童:「… … 」

剛才喝酒喝的不是很多,但是童童已經醉了。我把他送回了他的家,然後把他放到床上,然後親了親他的額頭,準備回去。我把那天挑的他最愛的lee牛仔褲小心地放在他的床頭,褲子口袋上面已經被我用紅色的線銹上了他和我名字的英文字母,想像第二天他醒來看到以後,準定會微微笑著,表示喜歡。

看著他熟睡的樣子,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溫暖暖上心頭。

我小心地鎖上門,悄悄離開。

坐在駛向車站的公車,想想這麼久來都是童童在遷就,愛他的話,為什麼不能忍受陪他一晚?縱然他沒有知覺,反而更需要照顧。

於是折回去。拿出鑰匙上樓,眼角的餘光看見了兩個人,彷彿正在吸引,我扭過頭。

那一刻我異常平靜,因為我看見了童童和一個男子,剛剛走出去。

我喊童童。

他們幾乎同時回過頭,看我。

「為什麼?」
… …
沒有回答。

「我先送他回去。」他平靜的說。「我回來會和你說清楚的,等我。」

剛才還是幸福的樣子,可是現在卻到了地獄。我無法詮釋這樣的落差,無助地點頭。

他和那個男子轉身離開,我打開門,走進他的房間。看見那條有著我他名字的牛仔褲,告訴自己,現在還可以原諒他的。

可是我轉過頭,看見牆上相框中我和童童的照片,那是我們認識100天的留影,我們緊緊地抱著,幸福的樣子。

原來我的愛情已經早已不存在了,就在我要認真開始之前。

然後擦乾眼淚,離開。

日子還是這樣不緊不慢地過著,我努力地改變以前了童童相處形成的習慣。

待我回過神來,已經開始穿大衣了,竟然已經到了冬天。

冬天啊,這個寒冷的冬天... ...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