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自己“烤”的男人

在餐廳東張西望的人,肯定不止我一個。菜譜上的活色,絕對沒有鄰桌的生香誘人。同一道酸湯魚,奇怪,好像每一桌都比我的尺寸大,顏色鮮豔。他們狼吞虎嚥,我只覺日食萬貫,竟無下箸處。

  一定就是這樣,會有人愛上別人的男人。

  她年輕,她愛的不是人家的夫。已婚男人是被咬過一口的荷包蛋,蛋黃溢出來的時候是腥的,垢了雪白餐巾。牙印半圓,那人昨晚刷了牙嗎?跟已婚男人有什麼或者另外的什麼,總有餓狼口中挖脆骨、乞兒碗底挖殘羹的蒼涼。

  可是她也很少會去愛完全沒人青睞的男孩。喏,她是大小姐,十指不沾陽春水,她不逛菜場,偶爾幫媽媽提著籃子,滿眼都是爛菜葉、臭魚、血淋淋的肉,她只想趕快閃,她想像不出那是青翠的小白菜、鮮甜的清蒸魚和豐美的牛肉蘿蔔煲。它們就像她的男同學、男同事、從小一起長大的男孩子,穿大短褲、涼鞋,流鼻涕的時候拿手背揩揩,搶過她的書包,大聲取笑過她曾經新買的一雙水晶塑膠涼鞋。

  她一定是一個不諳廚藝的女子,她想不通色香味從何而來,她只能想:嗯,我要一個善良聰慧高貴的男人,就像其他人有的那樣;她不知道,去哪里尋找善良,如何發現聰慧,怎麼製作培養、如打磨鑽石。所以她尋找現成的,雖然這現成的上面插了一面旗,道:已訂。可是,畢竟不是售出是不是?

  就算是售出,幹嘛還擺在市場上?他為什麼不趕緊跟著你回家,他難道不是在尋找更好的買家。這是她的強詞奪理,但也是一種理直氣壯。

  這之間一定有難堪、爭鬥、傷害以及眼淚。你不要以為,她的眼淚一定是謊言,她真的只是想要她的心儀。

  總是得到之後,才知道,肉太老、魚太死、比薩香是十分,味道只有三分。她咬一口,想:不過如此。冷下來的是心,還有美味,點心越擱涼了越不能下咽。

  這一段愛情,大概也只有一鍋麵包新鮮出爐到“下午五點後全場半價”這麼長久吧。

  傷痛之後,有些女孩會寧肯自己烹飪自己的美味,寧可被滾油燙到、被刀尖劃破手指,她知道,自己烤的蛋糕最香甜。有些,也許永遠學不會了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