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中國如何從兔業大國成為強國

今年九月,第八屆世界養兔科學大會在墨西哥召開,中國代表團因簽證等原因未能如期出席會議。與此同時,中國申辦第九屆“世兔會”的努力也宣告流產;經過投票表決,WRSA執委會決定第九屆世界養兔科學大會將於2008年在意大利舉行。而新一屆WRSA執委會成員中依然沒有中國人的身影;主席是美國人,三位副主席分別來自比利時、匈牙利和西班牙,秘書長是法國人,連發展中國家秘書長也是墨西哥人。
  我們常以自豪的口吻說,中國是兔業大國。確實,從家兔的飼養量及兔王、兔肉、兔皮的生產量及貿易量來講,我們是當之無愧的兔業大國。但大國不等於強國,在世界兔業舞臺上,我們還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華,世界科學養兔大會已連續舉辦了八屆,卻沒有一屆在兔業大國舉辦,這不能不說是中國兔業的悲哀!對於立志走向世界的兔業界仁人志士來講,是一個心中永遠的痛。

  我們應當反思什麼?首先,在家兔的品種方面,舶來品就是占到了絕對“經濟”地位。我們經常看到各種兔業會議和媒體上連篇累版地廣告宣傳中,津津樂道地推銷“美系”、“法系”種兔,一些兔場引進了國外原種,立是身價倍增,好像是“月亮總是外國的圓”。浙江新昌、嵊州、鎮海等地飼養的長毛兔,其生產性能早已超過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引進的法系毛兔,但至今人們只能說是法系後裔,因為我們缺少的就是自己的品牌。

  其次,我們應當承認兔業方面的科研、教學落後於上產的發展,與兔業大國的地位也不相匹配。科研投入不足,制約了創新的原動力,而我們的一些專家、教授不少已年愈古稀,有新意化的新生代專家又鳳毛麟角,這種人才的分裂現象阻礙了科學養兔水準的全面提升。

  再次,當我國已經在羊絨、羽絨、革皮等畜產品加工領域創造出較只,知名品牌的時候,在兔毛、獺兔皮、兔肉等兔產品加工領域內,至今還沒有打造出叫得響的品牌,因而僅兔產品難以擠入主流商品的行列。

  再來看一條消息,“2004年8月28日,歐盟以正式頒佈2002/994/EC號指令,解除凍兔肉和其他一些動物源性食品長達兩年的出口禁令”。“開關”是一件好事,但也給國內的肉兔養殖業提出了煙具的挑戰。商檢規定“每個養殖場地規模最少年出欄量在6萬只,三年後達到10萬只。”這等於是宣告,千家萬戶養兔的這種傳統模式已經到了必須變革的時候了。

  曾幾何時,我們的大國“地位”恰巧是促成在這千家萬戶,廣養專收的基礎上的。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,在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,這種帶著計劃經濟痕跡的人海戰術仍有一定的市場。2003年召開的“兔業三農”聯誼會上,四川省一位鄉鎮黨委書記的發言中就有“領導聯大戶,幹部聯農戶,黨員先探路”這樣的兔業發展思路,而且“村幹部沒有中草養兔的一律不合格”這樣的’經典“做法。正是這種落後的經濟知道方式導致了我國養兔業幾經大起大落,生產基礎弱不禁風。

  從兔業大國成為兔業強國,在世界兔業舞臺上充分展示中國人的才華,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責任。我們的切入點在哪里?切入點之一,就是積極推進適度規模經營,努力提升養兔產業化水準。(對此,已有專題論述,不再展開。)切入點之二,就是要加大科技投入,增加兔業的科技含量,變炒種為養種,儘快培育民族的新品種來。切入點之三,就是要實施品牌戰略,從初級產品到精細產品都要樹品牌、創名牌,在產品的深層次加工上獨樹一幟,以贏得國內外消費者的青睞。切入點之四,中國的兔業屆應當在求大同存小異的基礎上聯合起來,發揚團隊精神,為中國兔業走向世界作出更大的貢獻。

  養兔業從整個國民經濟全局來講,畢竟不是主流產業,即使像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,養兔也是一個不發達的行業。業屆人士應當清楚而理智地認識到這一點,我們不能期望國家或各級政府對養兔業給予更多的關注和投入,我們應當依靠自身的努力去改變處境。從日前及今後一個時期歷史階段發展趨勢上看,我們寄希望於民營企業家更多的投資養兔業及其他產品加工業,我們寄希望於民營資本更多的轉化為研發能力,從而進一步提升科學養兔水準。我們已經欣喜的看到,在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,民營資本投入養兔及相關產品加工業已經有了一個裏良好的開端,其規模程度、管理水準及經濟效益都勝人一籌,這正是從兔業大國到兔業強國邁進的堅定一步,我們祝願有作為的企業家沿著這個軌道勇敢地走下去。
返回列表
花蓮民宿